首頁 資訊 韓劇 陸劇 日劇 台劇 泰劇
觀看歷史

我在印度的朋友都「消失了」 資金也在逃離 載入評論...
鈦媒體 2021-05-12 18:31

文 | 顯微故事,作者 | 潛秋雲、蜜斯桃、楊佳,編輯 | 一一

4月中旬以來,印度連續多日單日新增病例超過30萬,創下疫情爆發以來的全球最高紀錄,且公共衛生專家判斷,短期內增長趨勢不會下降。

印度第二波疫情失控不僅是國民的巨大悲劇,對整個世界都將是一場災難。

畢竟,這裡不僅是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國家,更是世界上最大的新冠疫情生產商,如果疫情失控,全球疫苗的供應也會受到嚴重影響。

資金也在陸續逃離該國股市。

4月,海外機構投資者撤出的資金達到約1年來的最高水平,以主要股票為中心的拋售金額增加。印度國家證券存管有限公司的數據顯示,海外機構投資者在印度股市的資金流出超過965.9億盧比。

印度紡織、原料葯及疫苗等行業的出口貿易遭受了較大的衝擊,這三大行業的訂單已經流向中國。

很多跨國公司在印度的生產也已經暫停。比如本田在印度的汽車廠、摩托車廠已經停產,駐印度員工已有一半以上回到日本。

然而,在這片神奇的土地上,關於防控不利、防疫意識薄弱而導致反覆傳染、以及衍生出來的多重變異病毒都讓人不禁發問:

印度到底發生了什麼?

為什麼在疫情最危急的時候還有多次聚眾儀式?

難道權利和金錢在這個國家永遠是高於生命的存在?

本期顯微故事採訪到了一群在印度生活的中國人,他們之中:

有的人至今留在印度,從他們所目睹的現狀來看,官方公布的數據只是九牛一毛,今年12月份還會迎來一次新的感染高峰;

有的人逃回中國后,幫助印度人成了一名中國代購,專門代購血氧儀,然而之前委託他代購的客戶近期得了新冠去世;

還有的人曾在印度開旅館,去年就感覺到情況不妙而回到中國,如今和印度朋友的聯繫斷斷續續,不知大家的情況,報以悲觀的態度。

在他們的講述里,我們或許可以拼湊出印度疫情的起因、進展和現狀。

以下是關於他們的真實故事:

死亡人數遠遠不止公布的那些,經常有熟悉的朋友忽然從網路上「消失」了

Abhishek 男 35歲 印度某旅遊公司負責人

疫情之前,我一直在新德里做中國來印度的旅遊線路和接待,因為疫情緣故停工一年後,現在公司已經解散人員暫時關閉了。

目前整個印度經濟都處於蕭條狀態,這讓貧富差距因為疫情也進一步加大。

富人們紛紛選擇移民,產業依舊前景看好,資產總額也仍然暴漲。大部分的窮人毫無依靠,是最需要政府幫助的對象。

4月5日,我和妻子趁疫情爆發前幸運的回到了南部的老家,一路上捂得嚴嚴實實,連大氣都不敢出,一口水都沒有喝過。

大量的民工聚集在新德里的火車站,或許其中不少就是病毒的潛伏攜帶者。

根據印度政府衛生部所公布的數據, 5月1日當天的新增病例則首次超過40萬例,官方新聞報道每天有3000多人的死亡人數,簡直如海嘯般席捲。

但是我們都認為,死亡的人數遠遠不止這些。

醫療系統崩潰而導致的氧氣缺乏等醫療事故比比皆是,古吉拉特邦和北方邦的火葬場早已經不堪重負,沒有地方火化,親人就自己去燒掉。

現在新德里已經成為病毒肆虐最嚴謹的城市,其實在疫情暴發之初,莫迪政府試圖控制住形勢,但仍然失控。

從4月19日開始全面封鎖后,很多得不到及時救治的人憤怒的認為是政府的無為,但疫情肆虐之下也只能相信政府。

居住在新德里的朋友經常會分享給我一些近況,醫院和火葬場已經不堪重負,藥品疫苗更是緊缺。

圖 | 人們在印度公立醫院門口排起長龍

他們的恐慌、悲傷和徒勞更令我感同身受:比如,之前經常在發抖音的朋友突然間沉默了,朋友圈裡一段時間不聯繫的朋友突然間消失了,就像是恍惚之間,厄運就不知道會降臨到誰的頭上。

實現群體免疫需要7成人口接受疫苗,印度14億人口,如果想完成這樣的工作恐怕需要十幾年。

我看到這樣的一條新聞:世衛組織首席專家公布印度疫情真實數據,4月下旬短短的三天中,增長了接近100萬病例!

這意味著印度官方公布的2800萬感染人口,實際上是7億以上病例(包括已經痊癒的),約佔總人口的55%,簡直太可怕了。

拒絕中國的幫助,簡直是件愚蠢的事情。

圖 | 印度從武漢撤僑,從此印度對中國人開始有了偏見

生死關頭,每一個命懸一線的民眾都會成為賭氣的籌碼。我的母親每天都在祈禱,還在新德里的妹妹不要被病毒感染到。

在疫情最嚴重的此刻,想回來的危險恐怕會更大。更何況還需要核酸檢測,並且無法保證核酸檢測足夠及時。從預約、檢測再到結果,很有可能收到檢測結果就已經時間失效了。

更令人憂慮的是開齋節即將到來,購物者提前開始大規模的集會。民眾對病毒的防範特別差,很多人都沒有佩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的意識。這種行為即便歷經了第二波疫情也屢禁不止。

據預測說,12月份左右很可能還會有第三波疫情襲來,如果明年六七月,公司能恢復就已經謝天謝地了。

這次真的是損失慘重,但也讓我對生命有了不同的看法,生命簡直太脆弱了。現在最期盼的就是疫情散去,珍惜身邊的一切。

找我代購血氧儀的印度人得了新冠:「比起能買到葯,我們更害怕的是沒有葯可賣」

老K 印度代購 29歲

這輪印度疫情爆發后,我從一名印度代購,變成中國代購,反向幫助印度人從淘寶購買「血氧儀」、「制氧機」。

2014年大學畢業后,我進入一家外企公司被調到印度工作,在那裡接觸到了仿製葯,成為了一名印度代購。

印度生產仿製葯有得天獨厚的條件,除了有大量國際製藥公司在這裡建設藥廠,還有許多特效藥沒有專利保護,所以藥品價格便宜。

以《我不是葯神》里提到的列衛為例,之前在印度我們的採購價為150元,單瓶運輸需要300元成本,到國內可以賣到1500元,而2017年以前還沒有納入醫保的格列衛價格在2萬多元,所以靠著藥品代購賺了不少錢。

圖 | 在醫療資源緊缺時,政府優先給牛配備了血氧儀

去年國內疫情控制住后,我就趕緊回國了,畢竟錢再重要,也沒有命重要是不?

今年3月開始,印度被爆出日新增有30萬的時候,我心裡已經隱隱有了不好的預感——這次大量確診的就是底層人民。

緊接著被爆出很多印度航班開始檢測出病毒,陸續有國家開始熔斷後,我的同行們陸續回國,甚至有人開玩笑為「大逃亡",為了搶時間,有人跨越半個地球飛開曼再飛香港,再進入內地,每一次都要隔離。

圖 | 停航公告

要知道,印度底層人民的免疫力非常強悍。印度是個等級森嚴的國家,每個階層有對應的權利。

比如,底層人民很難接受教育,也享受不了很好的醫療條件,因此經常生病,鍛鍊出了強悍的抵抗力,這也是為什麼新冠在印度變異快、種類多、各國聽之聞風喪膽。

而印度國內則「淡定」多了。

恰逢印度大選,印度國內並沒有像我國一樣全方位進行防疫宣傳,甚至國內許多新聞頭條都還是大選的內容,只有社交網站上的求助才能讓人想起,「每天30萬人確診」。

此外大量印度民眾還不帶口罩,加上許多人害怕去檢測(他們覺得沒檢測出來就沒病),所以相較於官方每天公布的數據,我知道可能情況更差一些,所以提醒了許多老買家囤貨,怕重蹈去年許多人面臨的「停葯」風險。

後來航班熔斷、印度封國,我們也嘗試過聯繫航空公司包貨機去運,但大量藥廠停工,到後面市場藥品價格已經變成2個小時一次報價了,但比起能買到葯,我們更害怕的是沒有葯可賣。

圖 | 代購同行的朋友圈截圖

另一方面,因為印度公立醫療落後,私立醫療昂貴難以支持大規模的治療,很多人得不到救治,所以部分合作過的印度人開始找我們代購血氧儀、制氧機。

最讓我感到悲痛的是,之前合作過的一個供貨人,前幾周還在問我能不能買到制氧機,這幾天就沒有聯繫了,我用了各種方法聯繫他都沒辦法聯繫上。

後來通過共同的朋友才知道,對方確診新冠去世了。

每天三十萬,我一點都不意外:「我的鄰居帶著爛布當口罩,醫生的口罩也帶反了」

阿華 在印5年 從事餐飲民宿行業

最近看到印度疫情徹底爆發的消息,我一點也不意外。

除了莫迪狂熱的印度教徒不顧風險聚眾參加宗教儀式以外,我所居住的地方也絲毫沒有防疫意識。

在疫情最嚴重的這段時間,我的鄰居依然口遮一塊爛布當口罩,隨意去隔壁串門聊天。

每到疫情嚴重時臨時封城幾天,緩過來一點再度開放,然後又是大規模感染。但這次疫情還是讓我很難過,因為在印度,能防疫其實是一種特權:

「保持社交距離」,說明你家要有足夠大的地方;

「勤洗手」,說明你家必須有乾淨的自來水;

「能消毒」,說明你經濟能力購買消毒液。

所以,對於大部分生活在底層的印度人來說,這些教條絲毫起不到防疫的作用,防治新冠的大部分方法適合富人,而來自底層的窮人卻什麼都做不了。

我的朋友、住在隔壁的突突車司機,也在爆發季感染上了新冠。一家子十幾口人住在一起,沒有任何人防疫措施,也沒有任何工作人員去檢查。

公立醫院完全排不上號,他不得不重金前往德里的私立醫院。現在還在病床上,生死未卜。

還有就是印度當地對我們的偏見,也讓國內的防疫醫療援助十分困難。

圖 | 我開的中國人旅館

我和我老公五年前來印度發展,在泰姬陵所在的城市阿格拉開了一間三層樓的小旅館和中餐館,專門做遊客生意,原本日子過得蒸蒸日上。

2020年中國疫情爆發,《印度斯坦報》刊登了國家將從武漢撤僑的消息,民眾開始加大對中國人的敵意。

有些留學生更是被圍堵、被稱做「病毒」;政府也開始給在印的華人做健康監測,我之前生過病,對印度的醫療條件非常不放心,但是這次是強制的,不得不去。

我當時全副武裝到醫院一看,人群密集扎堆,只有一個醫生戴口罩,還戴反了。當時我就有不好的預感,在人口密度如此之大的印度,一旦疫情爆發,後果將不堪設想。

圖 | 唯一的一個醫生 連口罩都帶反了

很快印度從義大利傳來一例,坊間開始傳聞吃素食能抵禦病毒。我「好心」的房東專門早上送土豆來給中國人防身;又有人說恆河水、牛糞能佑護,一群人扎堆去了恆河。

當時印度全國才有8例病患,但我覺得如果繼續下去,後果不堪設想。

政府健康車對中國人體檢時,兩個小夥計竟然要把她和老公藏起來,怕被檢查出問題;抽血送檢,全印度十幾億人只有一個實驗室;全員戴口罩時周圍人不戴,印度病例多了起來,大家又拿著手帕捂臉……

圖 | 疫情期間印度爆發遊行,數百萬的農民工戴著口罩徒步走回農村家中

如此哭笑不得的事每天都在發生,中國人居安思危的思想讓我做出了大膽的決策,關掉店鋪,直接回國。

去年三月,我們不顧眾人的反對,飛回了疫情剛剛和緩的中國。回到昆明第三天,中國開始實行境外隔離政策。

回國之後,我還在和印度的生意夥伴、鄰居保持著斷斷續續的聯繫。

每次一問,都是不好的消息:印度疫情越來越嚴重,但是當地人一點都不重視;朋友在德里剛剛擴建裝修的店面也沒了生意;自己的旅館房東說幾遍不住也要以半價續租。

現在我曾經關係不錯的印度朋友也和我斷了聯繫,我不知道他們到底有沒有被感染,真心希望他們沒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