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資訊 韓劇 陸劇 日劇 台劇 泰劇
觀看歷史

外媒:我父母這代亞裔認為我們只能自保,我不這麼想 載入評論...
紐約時報 2021-03-25 17:14

DAVID DEE DELGADO/GETTY IMAGES

我的母親在上世紀40年代移民美國,她認為自己的孩子永遠不會被當成真正的美國人。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她來美國時這裡的華人還太少。但同時也因為,那段時期對少數族裔來說十分艱難。我哥哥在紐約州揚克斯市幾乎每天都會被打,父母的解決辦法就是替他報了空手道課程。世界就像一個到處都有熊出沒的森林,卻沒有護林員。你只能自保。

在近來反亞裔暴力浪潮湧現出的所有人物中,我父母最欽佩來自舊金山的謝蕭珍(音)。這位75歲老人無緣無故遭人毆打,她撿起一塊木板,將39歲的襲擊者暴打一頓,導致後者被擔架抬走。

這女人「很厲害」。然而,她的孫子約翰·陳(John Chen)在描述此事時,強調的是她有多麼害怕。最近幾周,代表亞裔發聲的人反覆描述人們心中的恐懼,甚至不敢離開家門。聽到這些,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一切都變了。年輕人似乎覺得,周圍的護林員就算不是真的關心,也可以讓他們關心。讓他們同情。讓他們施以援手。我都能想象父母會說什麼,看到他們連連搖頭的樣子:你知道這些年輕人是什麼嗎?他們被美國化了,就是這樣……你知道如果表現出害怕會怎麼樣嗎?你會遭到更多攻擊。

犬儒主義者將「美式個人主義」等同於「人各為己」,即我父母會認同的社會達爾文主義。理想主義者則將其解讀為「人人都重要」,這是對尊重和尊嚴的承諾:任何人都不應該被告知滾回出生地,或者被人用「功夫流感」的說法評頭論足。當然,誰也不該因為自己的種族而害怕遭到襲擊,更不用說遇害了。

公眾輿論一直以來都對這兩種觀點爭論不休。但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殺后,理想主義者贏得了決定性的勝利。對那些還搞不清楚狀況的人來說,他的死清楚地表明,美國黑人所面臨的暴行和種族主義是所有美國人都必須迫切關注的問題。

現在,許多亞裔也想知道:發生在亞特蘭大的可怕殺戮,會成為一個類似的轉折點嗎?這個國家會承認槍手以亞裔女性為目標背後的種族主義和厭女症嗎?美國人最終會把這些問題看作是所有人的問題嗎?最重要的是,他們會不會問,有什麼需要改變嗎?正如受害者之一玄貞·格蘭特(Hyun Jung Grant,音)的23歲兒子蘭迪·朴(Randy Park)說的,他對槍手家人的疑問是,「你們都教了他什麼?」

現在,我們亞裔成為了「美國還是美國嗎」這個問題的絕佳測試。這是一個我父母聽了只會嗤之以鼻的問題。他們會說,當然不是了。在此我要衷心讚美他們的自尊心和堅強,我們要把這些儘力傳承下去。但這不僅是克服艱難的時候,也是推動世界前進的時候。我們能做到嗎?美國化的我,以及作為美國人的我,只能希望周圍還有護林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