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資訊 韓劇 陸劇 日劇 台劇 泰劇
觀看歷史

高曉松火速退出阿里,昔日「阿里王國」何去何從? 載入評論...
全現在公眾號 2021-03-19 12:42

「當門客有個好處,就是隨便說,反正公子聽完,出去跟皇上說,說錯了皇上把他斬了,我再去別人家當門客。」天眼查APP顯示,3月16日,高曉松不再擔任北京阿里巴巴音樂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為「阿里音樂」)董事,同時退出的高層人員還有阿里文娛總裁樊路遠等人。但高曉松仍是該公司的三大股東——馬雲控股的杭州阿里創業投資有限公司持股比例為90%,高曉松、宋柯均持股5%。

其實早在2019年10月,阿里音樂相關人士曾對澎湃新聞稱,高曉松卸任阿里音樂董事長屬於正常的公司高管任職調整,調整后高曉松依舊是阿里音樂的董事之一。

2019年2月28日,網上有消息稱 ,高曉松不再擔任阿里音樂的法定代表人。

當時全身心沉浸在阿里高管年會(組織部年會)的高曉松,第二日在微博上表示,在2016他就已卸任阿里音樂董事長,專任阿里娛樂戰略委員會主席,負責阿里大文娛國際化,「只是集團到今天才更換法人代表。我沒有離開阿里,未來也不會離開。」

這句話倒是應了四年前他加入阿里音樂集團時所說的「從1995年我和宋柯成立麥田音樂,整整20年過去了,阿里音樂集團將是我倆音樂職業經理人生涯的最後一站。」

當初被阿里巴巴集團委以重任、視為阿里音樂崛起關鍵人物的高曉松,如今的職位被一層又一層地卸了下去,成了安心搖著扇子在視頻網站上談天說地的主持人。

圖片來源:《曉說》

我們也無需為高曉松卸任阿里音樂董事一事感到意外,畢竟阿里音樂的兩款產品都已進了「互聯網墳場」,管理層再怎麼變動也難以讓阿里音樂業務重拾榮光。只是每提起此事,都有網友難抑心中的怒火,「就是高曉松搞死了天天動聽和蝦米音樂」。

阿里巴巴音樂業務的頹勢與高曉松和宋柯的幾個決策不無關係。2015年7月15日,阿里巴巴宣布整合蝦米、天天動聽等阿里所有音樂業務成立阿里音樂集團,高曉松出任董事長,宋柯出任CEO。

圖片來源:騰訊科技

恰逢那年,國家推行了「劍網2015專項行動」,音樂版權首次被列為重點治理領域,飽受盜版之苦的互聯網音樂行業有了正規化的跡象。不同於這兩年的佛系,2014年,四處找唱片公司簽合約的阿里音樂與QQ音樂開啟了「音樂雙APP時代」——歌曲版權不是在這家就是那家。

瞄準核心資源「大力出奇迹」,直至一方將另一方擊倒或吞噬,是中國移動互聯網每個賽道都要經歷的情節。

但高曉松並不屑於與騰訊爭奪音樂版權,他把音樂行業形容成棋盤,大家都在棋盤中腹部血拚音樂版權,行業的其餘環節「沒人落一個子」。在這位掌權者看來,阿里音樂更應該重視音樂人、唱片公司、音樂版權交易等「棋盤的邊角地」。

帶著這樣的念頭,阿里音樂將「天天動聽」升級為「阿里星球」,2016年5月18日 ,高曉松「刷臉」請了「半個娛樂圈」舉辦了場聲勢浩大的產品上線發布會。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阿里星球的官方定位是音樂版的阿里巴巴——一個「可交易的粉絲娛樂交互平台」,包含「幕後英雄」、「天天視聽」、「粉絲遊樂」等基本功能欄,從生產、傳播到消費一環不落,APP產品經理細心到把化妝師、舞美攝影等資源服務都加了上去。把 ToB、ToC 業務如此詳盡地混在一起,阿里星球成了一個臃腫的「四不像」,顛覆渠道本就不易,再加上粉絲不買單、聽眾覺得亂,最終B端、C端用戶都沒留住。

高曉松和宋柯的想法在公司內部也引起了騷動。整個阿里大文娛集團的戰略規劃中,蝦米音樂逐漸邊緣化,2016年初,蝦米音樂創始人王皓主動轉崗轉到釘釘。據財經媒體「晚點LatePost」報道,隨後阿里音樂的VP(高層副級人物)陸續走了好幾個,天天動聽的整個市場團隊集體請辭,這些員工用行動直接表達了他們的抗議。

更大的威脅在外部。2016年7月,騰訊宣布與中國音樂集團(China Music Corporation)達成合作關係,QQ 音樂、酷狗音樂、酷我音樂三者將合併為一個新的音樂集團(后被命名為「騰訊音樂娛樂集團」)。

「晚點LatePost」稱,當時在一場飯局中,有人問起高曉松如何看待QQ音樂等平台進行合併,高曉松笑了一下說:「讓他們自己野蠻生長不如葬在自家後花園。」

但隨著騰訊音樂娛樂集團不斷壯大,邊購買版權獲取用戶,邊用酷狗、酷我、全民K歌社交娛樂業務的收入維持現金流,證明了那次合併是聰明的選擇。

TME於2018年成功上市,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阿里巴巴不再給予高曉松他們耐心,2016年12月,「阿里星球將在近期停止音樂服務」的通知發布出來,打開阿里星球的用戶都會被引導至下載蝦米音樂。

也是在這一年,高曉松從日常管理中淡出,出任阿里娛樂戰略委員會主席。

身為阿里巴巴集團高層,高曉松更為繁忙,除了幫阿里影業投資海外電影,還要寫《阿里傳》,為馬雲的電影《攻守道》寫主題曲,在優酷量身打造的脫口秀節目《曉說》里出鏡,代言阿里遊戲的《三國志·戰略版》。他並沒有在具體的業務和產品中出力,更像是走了一條利用人脈和內容打造個人IP再反哺集團的路線。

高曉松是《三國志·戰略版》的首席戰略家

高曉松親身證明,「讓理想主義的音樂人來做互聯網產品」這個決定有著多大的風險。更何況,他的理想本是當一名門客,而非凡事都要考慮現實、親力親為的管理者。

幾年前接受《南方人物周刊》採訪時,除了「生活不止苟且,還有詩和遠方」這一面,高曉松還說出了自己「儘力不盡義」的一面,

當門客有個好處,就是隨便說,反正公子聽完,出去跟皇上說,說錯了皇上把他斬了,我再去別人家當門客。公子一說對了,皇上高興了,公子陞官了,回來賞我,美酒美姬,也挺好。歲數越大,越沒有那種自己要當公子的雄心,我覺得這樣挺好......儘力不盡義,我能盡點力,哪怕為這個國家也好,為這個時代也好,但是我不盡義,就是我不殉葬,我不陪你一起。盡義這個事就算了,我就是這麼生活的一個人。反正什麼時代來了我也是給大家當門客,小時代來了,我就聊吃喝玩樂。如果大時代來了,我也可以聊聊天下大事,挺有意思的。

強當了幾年「公子」后,不知如今的高曉松會不會對這段對話產生更多感觸。

UC瀏覽器下架,高曉松火速退出阿里,昔日「阿里王國」何去何從

UC瀏覽器被下架,高曉松火速退出阿里,昔日「阿里王國」何去何從?

說起中國頂級富豪,大家腦海里必然會想到馬雲與馬化騰,他們分別成立了阿里巴巴與騰訊兩大商業帝國,旗下的產品與我們的生活建立無處不在的聯繫。

自從2020年年底馬雲被YT后,他已經有好幾個月沒有出現在大眾的視野里,相比以往著實低調了許多。而如今突然又傳來了壞消息,UC瀏覽器搜索存在醫藥廣告造假,並且在各大應用商店紛紛下架,這一事在市場上迅速引起了軒然大波,緊接著高曉松也突然宣布退出阿里,引起了外界的猜疑。

與騰訊的穩健發展相比,阿里逐漸有了一絲「江河日下」的味道,這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呢?接下我們一起了解一下。

馬雲經歷1964年馬雲出生在杭州市的一個「特殊」家庭,因為爺爺在抗戰時期做過保長,他們家在解放后被劃分為「黑五類」,出生后被取名為「馬雲」,寓意為少惹是非乖巧做人。

大家都知道馬雲比較偏科,英語非常好數學非常差,甚至有著高考數學考1分的經歷。為了能考上大學他參加了三次高考,但距離錄取分數線依然差5分,結果因為英語成績優秀被特招。

1988年馬雲大學畢業后,相繼從事了教師、翻譯等行業,1995年在參觀了西雅圖第一個ISP公司VBN后突然找了人生的新目標,他向家人借錢湊齊2萬準備創業,成立了中國第一家互聯網商業公司。

4年後十八羅漢團隊開發了阿里巴巴網站並成功上線,憑藉22年的艱苦發展,阿里巴巴演變成了估值超過4.1萬億的商業王國,其中還不包括未上市的獨角獸螞蟻金服等等。

UC瀏覽器從當初一個小小的黃頁公司到如今龐大的商業王國,財大氣粗的阿裡面對一切業務競爭對手就兩個字「收購」,比如收購優酷視頻、土豆視頻、蝦米音樂、高德地圖、搜狗、UC瀏覽器等等。

這些曾經作為各個領域的「巨頭」,在被阿里收購后紛紛失去了王者霸氣走向沒落,而根本原因很簡單就是為了幫助金融電商產品引流,決策人不顧一切榨乾文娛產品的全部價值,然後犧牲掉它們。

2004年,何小鵬創立了UC瀏覽器並花費10年時間發展到了如日中天的地步,巔峰時期曾擁有6億用戶,月活躍用戶到了驚人的4.3億,在手機App搜索領域排名全球第一。

很顯然UC瀏覽器的成功成了網路巨頭阿里眼中的威脅,並且6億的用戶量是多麼大的一塊肥肉啊,為了給電商引流阿里果斷掏出了200多億買下它。然而在高曉松5年的領導運營下,UC瀏覽器市場份額逐漸下降,到了2019年時就已經很少有手機用戶會主動安裝它。

更可笑的是,相比於UC瀏覽器的沒落,創始人何小鵬二次創業搖身一變成了小鵬汽車的董事長,2020年他以250億身家登上胡潤富豪榜。

總結高曉松作為集團的戰略委員會主席,阿里文娛板塊日漸沒落他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2019年阿里音樂節節敗退直至停止服務,高曉松選擇卸任阿里音樂董事長一職退居董事,如今UC瀏覽器又出現問題時選擇直接退出董事。

其實說到底,高曉松最多充其量算得上是一位文人,距離企業家差得太遠。一位優秀的企業家需要的是不斷掙脫束縛突破自己,而連國籍都扯不清楚的高曉松顯然不具備這些,更不可能為了阿里的發展拼上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