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資訊 韓劇 陸劇 日劇 台劇 泰劇
觀看歷史

紐西蘭魚肚中發現奇怪物品 源頭卻無法找到… 載入評論...
發現紐西蘭 2021-03-16 04:39

這個謎團要從南島一個漁民的發現開始。

The Catlins位於南島南端Southland,這裡的一個漁民發現,怎麼現在釣到的嘉華魚(kahawai)都這麼瘦?

打開肚子,他發現了問題,裡面全是塑料。

但不同的是,不只是一般的常見塑料垃圾,還有特種用途的工業塑料。

在魚的腸胃中,除塑料纖維之外,還有一個很大的沒有消化的塑料塊,一起阻塞著魚的進食。

他不清楚這個塑料是什麼用途的,就洗乾淨,貼到了網上詢問。

然後就有人回答他:這是「食道夾」,只有紐西蘭肉類加工廠才會專門使用。

紐西蘭人的一個發明

怎麼會進入海洋環境?

這個塑料叫oesophagus clips,或者說食道夾,是肉類加工廠專門使用的。

這東西小拇指大小,橢圓形,打開后兩排尖牙,用途是夾住牛的食道。

牛被宰殺后,肚皮被劃開,為防止有反芻功能的動物體內食物和排泄物倒灌污染,首先要做的是,一頭堵住肛門,另一頭就用這種夾子將食道夾住。

「它其實是紐西蘭人的一項可怕的發明。」

奧克蘭大學生物技術研究員Emily Frost博士說,「為了防止肉被污染,現在都是強制要使用的。」

工業化流程中的塑料,如何出現在海洋環境中?而且絕非孤例?

這個漁民抓魚的地方,在Kaka Point,離Clutha River河Koau支流的河口只有幾公里。上游約15公里處,是隸屬於紐西蘭最大肉類加工企業Silver Fern Farms的Finegand肉製品廠。

看起來似乎有跡可循,但調查后卻發現沒那麼簡單。因為同樣的東西,在紐西蘭好幾個海域都被發現。

紐西蘭全國多處海灘都有

難以追蹤來源

Des Waston是一位常在紐西蘭海灘徒步撿垃圾的本地人,他說,他從全國各地的海灘都能撿到這個東西。

這意味著,紐西蘭應該存在一個未被發現的環境治理漏洞。

「我在Te Araroa的海灘(北島東海岸)發現過……上個星期在從Wairoa上到Mahia的沿海地帶(北島東南海岸),發現了15個。

「去年在南島,也一直都有找到。」

這些東西放到一塊,數量相當可觀。

自2019年初以來,Watson一直在走紐西蘭的海岸線,撿拾垃圾,宣傳塑料污染的嚴重性。

上個月在Hawke's Bay撿到一小堆食道夾之後,他打電話給地區議會污染熱線,沒有得到滿意答覆。

後來,他打給了初級產業部(MPI),「MPI說他們會調查。」

從事塑料污染研究的Emily Frost博士說,她自己在惠靈頓以及Firth of Thames的沿海也撿到過。

在屠宰過程中,大多數牛胃成了肥料或動物飼料。她說,在這個過程中,可能會有一些夾子會和內臟一起被磨碎了,而其餘大部分應該被抓取到廢物收集器中。

「但顯然有些逃了出來。」她說。

北島另一邊也發現

當地並不存在肉類加工企業

與此同時,在北島的另外一邊也出現了,數量以千計。

在Taranaki的海岸線上,上千食道夾被人發現散落在海岸線上。

「是從上個春天開始的。」Te Runanga O Ngati Mutunga環境官員Marlene Benson說。

她說,在Mimitangiatua River Mouth河口地區,清理了大約2000個動物用食道夾。

「北至Parininihi Beach,南至Onaero Beach都有。"

對它們從哪裡來,當地人感到困惑。

「我們這一帶沒有任何肉製品加工廠。很久以前就沒有了。"

調查沒有實質結論

一種猜想

現象大概就是這些。

到目前為止,對以上塑料污染的調查,均沒有發現確切的證據,能證明是來自於加工廠的疏忽。

也沒有找到明確解釋,為何紐西蘭多個不同區域的海灘都有發現。

比如Hawke's Bay地區議會針對當地的投訴調查——除了食道夾,還有牛耳朵上的塑料牌,也被發現在海灘上——甚至派了偵探到當地的AFFCO Wairoa肉類加工廠里調查,但沒有發現來源。

在Taranaki地區,地區議會一番調查后也沒有結果。

在溯源追蹤的河流里也沒有發現,不知為何會出現在海灘上,也有可能不是從內陸流出來的。

所以Taranaki和Hawke's Bay的謎團都沒有解決。

而Southland地區的調查發現,確實會有討厭的海鳥到肉類加工廠的堆肥處,叼走動物肥料作食物,偶爾也有夾子被鳥叼走,但數量上不匹配——被叼走的食道夾並不會很多。

初級產業部現在有一種猜想:這個產品有可能是被漁業部門拿去,在捕魚過程中使用,但具體如何使用並最終流入海中造成污染,「現在還在調查中」……

疫情下的環保假象「污染品種」還在增加

自從疫情以來,很多人覺得環境正在改善。

剛剛過去的2020年,因為疫情,世界各地或先或後傳來「環保捷報」,有人把疫情視為了地球生態系統的「救星」。

比如新聞說,施行封鎖舉措后,印度多個城市的空氣污染好像一下子解決了。「印度北部賈朗達爾的居民,30年來第一次看清200公裡外的喜馬拉雅山脈」……

還有新聞說,威尼斯由於遊客銳減,骯髒渾濁的河道忽然清澈見底,魚兒成群。按當地人話講,「乾淨得嚇人」。

航空業停擺,工廠關閉,似乎碳排放也有了積極結果。

一個殘酷的事實:人類踏過的地方,已經沒有凈土。

當人們自我安慰的時候,新型的污染比如口罩和手套,已給了大家一記重重的耳光。

巴西海灘發現的小企鵝胃中,找到了黑色的口罩;

被口罩帶子纏住的海鷗:

被口罩纏死的河豚:

在手套里逃出不去的魚:

環境沒有變好,反而更加退步。

以「海洋塑料垃圾」為例,要知道,疫情爆發前,這個問題就已經到了「十萬火急」的地步。

美國航天局(NASA)科學可視化工作室將1986-2013年的衛星數據視頻化,還原了「海洋垃圾帶」的壯大過程

根據聯合國環境署在2018年發表的數據,全球每年約有1300萬噸的塑料垃圾進入海洋。

本已承受太多的海洋,如今因為疫情還要額外負擔4000至6000噸的塑料醫療垃圾。

所以「疫情是生態系統救星』」的觀察應該是一種錯。

社會活動放緩,很多情況下「眼不見為凈」。

但污染還發生在看不到的地方,就像這次紐西蘭的「動物食道夾」污染。

一位讀者留言說,「這些夾子到處都有,我經常在花園的堆肥、木屑、木頭/樹皮碎屑和鋸末中發現它們。」

在紐西蘭的海域里,魚類把塑料吃進去了,會影響它們吸收營養、降低繁殖率、出現中毒現象,還會造成內傷和外傷,並且會堵住它們的消化道。

塑料製品也開始進入紐西蘭人的食物鏈系統。

科學家現在已經證實,大家最愛吃的青口貝也會吸收塑料微粒以及小的塑料顆粒......

紐西蘭美麗壯闊的海岸線,需要每一個人的保護。有容乃大的大海,卻無法容納更多的污染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