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資訊 韓劇 陸劇 日劇 台劇 泰劇
觀看歷史

退學清華,痛斥谷歌,遭微軟封殺,學霸為何走絕路? 載入評論...
北美留學生日報公眾號 2021-03-03 18:56

這個世界上有不同形態的天才:奇才,鬼才,怪才。

天才必然不想和平凡庸俗的人共事。有人便想:人以類聚,天才和天才一起創造奇迹,才能實現大和諧吧?才是命中注定的歸宿吧?

其實也不然。

有時候,同類碰撞,反而會出現極端的後果……

今天要聊的,就是這麼個奇葩大佬:他技術驚人,十步「殺」一人,求學路十分平坦,被眾星拱月視為「世紀神童」。可他卻沒法走完「天才」的路。這背後原因,不是「傷仲永」,而是他個人造化太深,默默地養成為了「鬼才」——

從名校退學,從大廠辭職,直至被封殺——世上沒人再跟得上他的節奏。

究竟發生了什麼?

主人公名叫王垠,四川人,從小學習能力「無垠」,成績拔尖,是「學神」級別的存在。他的母親已經為他規劃好了未來:進入清華大學。以他的水平,這已經是定局。

王垠從沒想過報考其他學校,志願就填報了一個,「清華」。

1997年,王垠卻高考失利,兩分之差無緣清華。但他不願復讀,厭惡高中的教條學習,於是研究了一下,去了985的四川大學。

名人的開掛也許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太久:他的計算機水平超出同齡人一大截,令川大的校友望塵莫及。

2001年本科畢業后,他順理成章被保送到清華大學計算機系進行碩博連讀,研究方向是集成電路布線演算法。

至此,王垠實現了家人的夢想,也證明了自己的水平。

進入中國頂尖學府,王垠一定能汲取各種大牛的神力,開啟開掛人生吧!

果不其然,他發表了《完全用Linux 工作》、《寫給支持和反對的人們》,抨擊windows系統的弊端,宣傳linux的優勢。

年紀輕輕,就有這般見解?了不得!文章在網上火起來,他轟動了整個計算機學術界,一躍成為水木清華linuxapp版和中國多個linux社區的偶像級人物。

要知道,在清華大學那個地方,很多地方學霸考進去了才知道自己有多渺小,想要干出一番成就有多難,甚至能跟上課程就不錯了。

曾經引以為傲的知識,在這裡只是墊底水平。

很多人感嘆「考進清華才發現,同學們考進來都不是靠努力,是靠聰明」。

高考狀元進入清華后感到自己一文不值

王垠能在人才濟濟的地方,不減自己的光芒,可見天資不一般。

在滿懷歆羨地讀著一位青年才俊的研究成果時,粉絲們,導師們,同學們都想不到,他隨後的行為,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出來的……

2005年9月22日,王垠向清華提出退學,並在水木社區的博客上發表了一篇《清華夢的粉碎——寫給清華大學的退學申請》,足足有1.7萬字,表露了他紮根於童年的內心深處的怨念。

從童年開始,父母就教育他「要考清華」,他懵懂地在名校的光影繚繞中長大。

「我不知道清華是什麼樣子,但我知道愛迪生和牛頓的故事」。

他接著講述了自己「做高考模擬題輕鬆做出清華錄取分」的凡爾賽經歷,但同時訴苦說,「行為總受到老師的壓制」,「創造力正在離我遠去」,「僵化成了機器」等。

從備戰高考開始,他就已經厭倦了死讀書的應試教育模式,字裡行間都透露出「佛性上學」,「厭倦老師」等根深蒂固的情緒。

起初他認為是環境問題,拚命想改變環境,考入一所又一所的頂尖學府,幻想有個地方,是他的最終「快樂老家」。

但後來,他發現都一樣——讀博帶給了他轉瞬即逝的創造性,後來就剩下「拚命寫論文」的指標。導師不屑於真正帶他們做學問,而是用「咆哮式」馴服每個人,按命令幹活。

和博導產生了激烈的矛盾之後,他又被從夢想的岸邊吹遠,身心俱疲,跑到西藏旅遊,由於缺氧還出現了健康問題,回來后不得不休學在家休養。

這一弄,導師更大發雷霆,不近人情地威脅他「我們不支持你了,有的是人干你能幹的事情」。

最後,他只說了兩個字「再見」,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清華園。

「他們只在乎名譽。至於我的流離失所,生死存亡,和他們有何干?」 他寫道。

「我厭倦了國內的學術,我想出國找個好老師!」

沒錯,這一槍打響了。王垠退學清華后,成功地申請到康奈爾大學計算機系讀研究生,該系在全美排名第六。

誰知,入學不到兩年的時間,他在博客上發表了文章《康奈爾感受》,又從康奈爾退!學!了!

他單刀直入,稱美國教育是「商業性的應試教育」,給外國研究生上的培訓課是沒用的,基本是為了騙本科生來做廉價勞動力。交了高昂學費,學的東西卻遠配不上。

他沒忘記重點提了最在意的一點,就是「創造力」。

「巨大的作業和應試壓力,已經剝奪了學生思考的自由,真正潛心研究的環境是很難求的。」

摘自王垠博客《康奈爾感受》

之後,他又到印第安納大學伯明頓分校(IUB)計算機繼續攻讀博士學位。有意思的是,該校比起他的水平差遠了,全美排50名以外。

這說明,王垠已經放棄了在名校之間無助地串門,打算看看,普通學校是不是反而更好。

四年以後,王垠發表了一篇《對博士學位說永別》,退學IUB,從此放棄了讀博大業!

雖然輾轉反側,用儘力氣,奇迹還是沒降臨到這位苦苦掙扎的天才學子頭上……

「我學到了我想要的東西,但是卻發現學術界不再是我嚮往的地方。相反,它阻礙了我的前進。」

「博士已經被學校和學術界作為利用廉價勞動力的『無形鎖鏈』」。你想要「博士」的頭銜,那麼就廉價給我們幹活吧,能出論文的就出論文,能寫代碼的就寫代碼。」

「我根本不需要「博士」頭銜來顯示自己的價值,所以我拋棄學位,離開學校,離開學術界,是一點都不心痛的。」

類似的話,其實大家也聽過。有人主意「正」,不適合上學,有人則喜歡待在學校,能夠沉浸。萬人萬象,不能強求。

王垠沒有得到博士學位。但他在業界的大名,足以將他推入世界一流大廠——谷歌。

雖然僅是實習生,他卻參與制作一個工程浩大的「服務式」編程工具,用來檢索和分析谷歌內部所有項目代碼。

在他實習期間,谷歌高官這麼評價他:「這是20年間我見過的實習生裡面技術最領先的」。

但是,在實習結束后,他卻發文說谷歌「很邪惡」,從小組組員到負責人,他給人家罵了個遍。

原來,他在搞項目時和這些人產生了衝突,看不起他們的方案,拒絕合作,自己一人用Python編完成了整個項目。

「這個 Python 的東西,雖然不費我很多力氣,但卻是 Google 里很少有人可

以做出來。就算 Python 的創造者 Guido van Rossum 恐怕也玄!」

「浮誇,互捧,奉承,谷歌就是這麼個氛圍。西方的『批判性思維』,在谷歌我可沒看到。」

「谷歌給的那點錢很少,我就相當於掙個外快。」

在上萬字的《我和Google的故事》中,他將不滿情緒抒發得淋漓盡致。

離職后,他又加入了微軟。然而沒多久就因報酬問題和微軟也鬧翻了,按照高調事風格,發文痛斥微軟:「目光短淺,這樣的公司會倒閉」。

然而,這次他栽了:微軟全球毫不手軟地封殺了他,從此斷了他在任何一個微軟公司的生涯。

對此,他的分析是:「也許我把代碼寫得太清晰了,所以他們覺得不需要我吧。」

自此,王垠已經退學過三次,入職過谷歌,微軟,Intel,Coverity,Shape Security……

全球最優秀的資源都曾向他敞開大門,但他卻找不到一塊滿意之地,反而打開「殺戒」,引無數人的爭論。

從清華退學后,他家的電話一度被打爆。

關於王垠的行為,評價極端化。

有人說他犧牲個人利益,暴露了企業問題,值得表揚。

有人說道理都懂,但沒必要,世界就是這麼運行的,你能咋地。

有人說他沒有恆心,不夠成熟,目標是「打倒偶像」,像個小孩子。

有人則說他這是「過於成熟」,甚至超前地成熟,才導致和身邊人格格不入。

一些人瞧不起他,說他折騰好幾年,動靜很大,但沒有匹敵名氣的成果,終究會湮沒於眾。

而不少碩博士都對王垠感同身受,認為這個世界確實很扭曲,王垠只是說出了一個鐵定且骯髒的事實。

我們之前曾報道過多次博士生被導師的虛榮心惡意引領方向,不甘心放棄純粹學術而最終自殺的例子。本文中這位鬼才王垠,他更幸運,有資本當機立斷地甩掉包袱,經歷更多的人生階段,卻和那些倒下的博士生保持一樣的感受。

「沒有必要。看不見未來。」

不甘忍受導師造假而自殺的博士生陳慧祥

也許在用世俗的眼光評判他們的行為之前,我們要清楚:一個人的個性很難改變。有人把體系內琢磨透了,如魚得水;有人則為了口糧,可以一輩子乖乖聽話。

但這些謀生技巧,永遠也不可能適用於所有人。

當一些悲痛的例子發生,也許我們不該馬上去指責受害者,而是應該先了解背後的故事,了解他的為人。一個人走不通大多數人被訓練走的路,並不代表著失敗,不幸,或貶值,也不該被冠以「幼稚」的稱號。

好在王垠沒有放棄生命,只是離開了不適合的環境,但還繼續走在拼搏的路上,整頓了自己的微博內容,開始自己創業,立志要搞好教育事業,也沒放棄自己對音樂的興趣。

王垠的新博客

那麼就有選擇,就有希望。

我們可以告訴找不到出口卻礙於面子掙扎的同學,孩子們:沒有什麼是唯一的出路。

何嘗非要求一個完美歸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