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資訊 韓劇 陸劇 日劇 台劇 泰劇
觀看歷史

湖南驚現1500億首富,他是中國電子煙之王 載入評論...
大江湖解局公眾號 2021-01-23 20:37

益陽,湖南省地級市,位於長江中下游平原的洞庭湖南岸,屬於長江中下游城市群重要成員城市,洞庭湖生態經濟區核心城市。益陽市人傑地靈,誕生了多名億萬富豪。漢森製藥的董事長劉令安、58同城的姚勁波、三一重工總裁向文波、艾華集團董事長艾立華、金碟軟體董事長徐少春,都是全國知名的益陽大富豪。2020年,益陽殺出了一匹大黑馬,一舉奪得益陽首富桂冠,個人財富比原來的前五大富豪加起來總和還多。

他就是思摩爾國際的創始人陳志平,被稱為中國電子煙之王,一個超級低調實力超強,而又不為人知的超級富豪。那麼,陳志平是如何逆襲成為千億級別的富豪的呢?

一、

1975年,陳志平在湖南省益陽市出生。由於陳志平極為低調,幾乎不接受採訪,並沒有太多關於他的生平介紹。從公開的信息可以探知,陳 志平從小是個學霸,考上了同濟大學市場營銷專業。

1997年,陳志平大學畢業之後,留在了上海,在上海上科聯合科技公司做起了銷售員。幾年之後,陳志平又加入了上海復旦光華信息科技公司,同樣是做銷售經理。多年一線市場工作,讓陳志平心生疲倦。如果繼續在企業做下去,陳志平最多只能在企業裡面做個高管。陳志平有湖南人敢闖敢拼的精神,不甘平庸的他,決定自己創業。

陳志平的創業思路也比較清奇,他並沒有選擇一直從事的軟體信息行業,而是選擇了煤炭行業。

當時,中國經濟快速騰飛,帶領煤炭價格高歌猛進。

一夜暴富的山西煤老闆,撩撥著每一個想賺大錢的創業者。

陳志平帶著一身膽,和幾個朋友,一頭扎進了煤炭行業。經過幾年打拚,不知道煤炭行業深淺的陳志平,在四川被人算計,買了一批假煤回來。僅這一票,陳志平損失了200萬,負債纍纍。創業失敗,並沒有讓陳志平意志消沉,他一直在尋找東山再起的機會。2007年,32歲的陳志平來到深圳,以小股東的身份,加入了深圳思摩爾科技有限公司。深圳思摩爾由賴寶生創立,持股佔了85%,負責銷售;剩下的15%由負責研發的劉平昆持有,陳志平的股份也是有劉平昆代持。

當時,思摩爾並沒有進入正軌,也沒有找到適合發展的行業,這給後來者陳志平留下了一個巨大的發揮空間。

二、

電子煙行業,進入了陳志平的法眼。之所以陳志平會接觸到電子煙,是因為深圳的電子煙行業,有一大波湖南老鄉在這個行業里發了財。煙油、晶元、霧化器、模具、生產組裝,電子煙產業鏈上的每一個環節,都有湖南人在做。自從2003年,藥劑師韓力發明了第一隻電子煙,創辦如煙公司之後,彷彿打開了一個電子煙市場的潘多拉魔盒。

電子煙之父韓力如煙公司的電子煙一經上市,便得到了追捧,銷售額最高做到了10億元。但在2009年,美國FDA禁止了電子煙流入市場。長期依賴海外市場的如煙陷入休克,銷售額一落千丈,最後以7500萬美元被帝國煙草收購雪藏。一個通過專利近乎壟斷市場的如煙公司倒下,千千萬萬個山寨電子煙公司在深圳站了起來。2009年成了山寨電子煙公司最好的時機,大量的仿製如煙的電子煙小廠如雨後春筍,國外的客戶提著現金,來工廠催貨。

很多湖南人抓住了這一波機會,賺到了大錢。

陳志平也是慧眼識珠,斷定電子煙行業大有可為。

就在2009年,陳志平通過思摩爾,成立了深圳麥克韋爾,作為電子煙產品的運營主體。

陳志平是個門外漢,帶著創業夥伴主攻攜帶型電子煙開發。由於他有較為豐富的市場銷售經驗,很快就獲得了電子煙品牌NJOY的代工合作。2012年,NJOY將美國的FDA告上法庭,認為電子煙屬於煙草,不屬於藥品,不歸FDA管轄。美國最高法院做出判決,電子煙再次獲得進入美國的機會,隨著NJOY的銷量大增,陳志平的訂單如雪片一樣從美國飛過來。

那真是一個躺著都能賺錢的大好機會,和麥克韋爾一樣,全深圳都是電子煙的小作坊,吃著這個行業的紅利,賺著電子煙的暴利。

深圳有著2000家像麥克韋一樣的小作坊,如何才能突破重圍,在紅利期過去之後,依然能活下來?陳志平非常有危機感,雖然賺到了錢,但他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

三、

2013年,陳志平的麥克韋爾迎來了爆髮式增長,除了承接老客戶NJOY的4343萬元訂單,還獲得了新客戶Logic 6768萬元的訂單。麥克韋爾亮眼的業績,被它的電池供應商億緯鋰能看在眼裡,饞在心裡。億緯鋰能2009年A股上市,收購一家快速增長的公司,進入電子煙產業鏈,無疑能夠提高資本市場的想象力。

億緯鋰能的老闆劉金成,向陳志平拋來了橄欖枝。

這對陳志平來說,抱上上市公司的大腿,背後有個大靠山,是殺出重圍的絕佳機會。

收到收購意向,陳志平拉著熊少明等創業夥伴,不眠不休討論了兩天,最後決定將麥克韋爾賣給億緯鋰能。

2014年2月28日,劉金成和陳志平簽定了股權轉讓協議,億緯鋰能以4.39億元的現金對價,收購陳志平和熊少明等人持有的50.1%的股權。億緯鋰能成了麥克韋爾的控股股東,陳志平為此背上了三年3.47億元的利潤對賭。

但此後兩年,陳志平有點時運不濟,大量競爭者加入電子煙行業,市場競爭加劇。

利潤空間急劇壓縮,三年下來,麥克韋爾只交出了1.81億元的利潤,剛剛超過對賭利潤的一半。

陳志平和團隊,不得不把對賭的利潤,補齊給億緯鋰業。

這還不算完,劉金成萌生了把麥克韋爾剝離出上市公司的想法。這讓陳志平難以接受,億緯鋰能董事會的想法是將上市公司的股份轉讓給大股東劉金成,失去了董事會的支持,陳志平只能寄希望於上市公司小股東來否決這個方案。

在億緯鋰能股東大會上,中小股東否決了此項議案,這拯救了麥克韋爾的命運,也成了陳志平命運轉折最為關鍵的一天。如果麥克韋爾真從上市公司,轉讓給大股東,也就沒有後面的故事,更沒有陳志平千億身家的可能。這讓陳志平獲得了短暫喘息的機會,2016年,陳志平推出了陶瓷霧化加熱技術,以此推出陶瓷霧化晶元。這是點煙技術的一個革命,讓陳志平迎來了新生,麥克韋爾開始甩開一眾山寨小廠,走向行業的龍頭。

對賭失敗之後的第二年,也即2017年,麥克韋爾的銷售額突破了16億;2018年,麥克韋爾的銷售額迅速增長到34億,2019年翻倍到76億元,增長速度讓人恐怖。此時,麥克韋爾打著望遠鏡,在市場上居然都找不到對手。

四、

2015年,陳志平還將麥克韋爾送上了新三板。新三板掛牌之後,麥克韋爾向幾家證券公司定向兩次增發,募集了不到4000萬元。2019年,電子煙行業成為了創業的風口,羅永浩、同道大叔等密集發布電子煙品牌,資本大量湧入,讓陳志平萌生了更大的野心。

陳志平找到大股東劉金成,表露出麥克韋爾想獨立IPO的想法。

但上市公司控股的企業,想要獨立IPO,成功案例極少。

麥克韋爾的成功逆襲,讓劉金成看到了其未來的巨大潛力;劉金成也展現了極大的格局,他同意讓出控制權,放手麥克韋爾展翅高飛。

經過幾輪減持,億緯鋰能將持股比例降到了37.55%,陳志平和熊少明等創業團隊組成一致行動人,成為了麥克韋爾的實控人。時隔多年,麥克韋爾的控制權又回到創始人手裡,不得不說是資本市場不可多得的佳話。

2019年「315晚會」曝光電子煙對人體健康有危害,長期吸食會對尼古丁形成依賴。電子煙一時之間人人喊打,準備大幹一場的羅永浩,從風口行業掉下來,被網友嘲笑為「干一個行業,死一個行業」。

這次行業危機,同樣給陳志平帶來了危機,這直接把麥克韋爾在A股上市的輿論路子給堵死了。陳志平不得不退而求其次,將麥克韋爾的上市鎖定在香港。

2019年7月,「思摩爾」這個名字再次啟用,陳志平在開曼群島註冊了「思摩爾國際」,通過協議控制麥克韋爾,作為香港上市的主體。經過一年的布局和運作,2020年7月10日,思摩爾登陸香港證券交易所。

思摩爾在香港資本市場受到追捧,發行價12.4港元,開盤28港元,收盤上漲至31港元。

至此,13年的時間裡,陳志平完成了創業——被收購——收回控制權——獨立IPO多項重大的決策,尤其收回控制權和獨立IPO的驚險兩跳,最後都跳成功了。

五、

目前,思摩爾的股份上漲到了每股75港元,市值達到了4845億港元。陳志平持有思摩爾38.49%的股份,個人財富摺合成人民幣達到了1554億元。僅僅13年的時間,陳志平從一個籍籍無名的銷售人員,改天逆命成為了千億級別的超級富豪,不得不說是一個奇迹。相信當年被騙200萬,負債纍纍的陳志平,做夢也想不到會有這麼一天。

陳志平的成功,離不開湖南人「吃得苦、耐得煩、霸得蠻」的創業精神,也離不開陳志平銳利的眼光以及超強的運作能力,更離不開電子煙行業在政策灰度下的爆發增長。

陳志平有一句口頭禪:「把牛逼裝在心裡,悶聲干大事。」正是如此低調的性格,即使成為了千億富豪,也不常為世人知曉。

但是,陳志平這個千億富豪能做多久,會不會曇花一現,有待時間的檢驗。

他掌控下的思摩爾,以及整個電子煙行業,都面臨著一個巨大的政策風險。

電子煙與傳統的煙草,目前各個國家有著不一樣的政策和稅收,每個國家的政策變化,勢必會對電子煙品牌造成巨大的影響。

作為電子煙的頭部供應商,政策始終是懸在思摩爾頭的達摩克利斯之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