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韓劇 陸劇 日劇 台劇 泰劇
觀看歷史

告別臉書,新社交媒體MeWe會成另一頭巨獸? 載入評論...
香港01 2021-01-02 11:22

2020年美國大選雖然已告落幕,但其對社交媒體的生態圈可謂一石激起千重浪。

Facebook(下稱fb)和Twitter被保守派與川普支持者指摘"偏幫民主黨"及"對選舉資訊進行審查",大批移師到其他網路平台。

近年來,大眾對fb之類科網巨頭壟斷網路資源、用戶數據所產生的反感與日俱增,替代品也便應運而生。

繼社交平台Parler、影片網站Rumble等之後,另一新興社交媒體MeWe亦成為美國保守派人士吹捧的"新陣地"。香港(專題)更意外地成為MeWe在海外插旗的"第一響頭炮"。MeWe會是為網路生態現況掀起革命的新力軍?抑或發展下去只是另一個fb?

MeWe在2012年於美國加州(專題)創立,社交平台產品用法與界面跟fb類似,但以沒有任何廣告、不會針對性獲取用戶數據、沒有政治偏見及審查作招徠。MeWe官方也強調,自家平台不會利用演演算法來判斷用戶會在主頁看到甚麼內容。換言之,MeWe的模式按理能夠有助改變多年來社交媒體基於演演算法而製造出來的"言論同溫層"生態,用戶不會只看見自己傾向觀看的內容或言論。

用戶使用MeWe基本功能是不需付任何費用。但他們可以選擇將帳戶升級Premium版本,訂閱MeWe的進階功能,包括100GB雲端儲存、無限下載貼圖、免費視像通話等等,MeWe從而靠這類用戶訂閱賺取收入,維持日常營運開支。MeWe提倡"不會針對性獲取用戶數據"、"沒有政治偏見"兩大特點,很明顯是沖著fb和Twitter兩大平台這年來掀起的爭議而來。

一直以來,fb雖然標榜向用戶提供永久免費帳戶,但一直獲取用戶數據資訊,並以此作為"目標式廣告"(targeted ad)營銷獲利。2020年12月初,fb便因為蘋果公司更改對應用程式追蹤用戶數據的政策,不利中小企業透過"目標式廣告"接觸新客戶群,而在各大報章媒體上刊登全版廣告,向蘋果公司表示抗議。此舉卻遭網路維權組織批評"行為可笑",fb意欲站上的道德高地看來卻站不成。

MeWe的網頁介面與Facebook十分相似。(資料圖片)

其次,Twitter和fb都多次對川普及其他共和黨議員、保守派意見領袖發布與選舉有關的帖文附上"內容存在爭議"之類的標籤。雖然此舉是兩間公司針對大選假資訊的辦法,有助民眾三思資訊真偽,但部分保守派人士十分不滿,批評兩大社交網路是在行使內容審查的霸權,威脅民主制度下的公民議政。

有趣的是,基於香港社運圈子出現一股"撐川普熱",香港意外地成為了MeWe在海外的一個堅實基地,不少年輕網民和KOL都開始使用MeWe。11月底,MeWe連續兩星期成為香港下載量最高的應用程式。鑒於官方見到來自香港的用戶急劇上升,MeWe創辦人Mark Weinstein表示會在儘快開發出繁體中文介面,冀更加方便香港用戶。

"Facebook將數據分享給政府,以及在政府的要求下出於其政治觀點而審查某類良好的人。香港及世界各地的人都正在轉用MeWe。"Mark Weinstein在其網誌寫道。

另一個圍爐取暖的小圈子?

而MeWe聲稱不會使用任何演演算法呈現內容的做法,也有助社群間的意見發表和議題討論免於流於同質化的"圍爐"效應。筆者在MeWe網站上搜索到一些歐美主流媒體的帳戶,例如BBC、CNN、《紐約(專題)時報》等等非官方帳戶,帖文內容均是轉載自這些主流媒體的新聞報道及評論文章,可見這些西方主流媒體的聲音也能進入Mewe。

反觀像Rumble這一被保守派支持者視為"YouTube替代品"的影片網站,用戶甫進入Rumble的主頁,立刻就會見到大量立場偏保守派、反主流媒體的影片,政治類影片幾乎清一式表現出同一類意識形態,政治光譜極為狹窄。

MeWe出現像CNN這類飽受保守派非議的主流媒體帳戶,但顯然不是CNN官方開設的。(網頁擷圖)

小時是MeWe 長大了就變成Fb?

但問題是,MeWe現行的收入模式能夠維持下去嗎?設想日後MeWe的用戶數量增加,網站營運成本自然相應增加,MeWe單靠進階訂閱制度收費能夠維持下去嗎?始終,對於這類免費社交平台來說,廣告收入無疑是最大收入可能來源。Facebook的市值和盈利能力之所以積累得如此龐大,其中就是因為基於自家大數據而開發出來的具效"目標性廣告"技術,這正是Fb"值錢"之處。MeWe日後如果真的壯大起來,誰能擔保它不會走上fb的舊路?

網路媒體世界的"部落化"另一方面來看,雖然MeWe以"零廣告"、"沒有演演算法"做招徠,但目前也沒有太多特別吸引的社交互動功能,比起Facebook,創新功能部分不多。MeWe之所以能夠在短時間內斬獲一定數量從Facebook"轉場"的用戶,靠的就是用戶的一種心理衝動:即是反對那種以Facebook為首的"科網霸權"情緒。

Mark Weinstein過去也曾在網誌這樣宣傳MeWe存在的意義:"政府規管並不能解決『The Social Dilemma』(指Netflix一套講述科網霸權之紀錄片,直譯為社交媒體困境,此處為雙關意思),但自由市場能夠。"現今,若論社交平台,是Facebook及旗下Instagram,以及Twitter的天下;而論影片分享平台則為Google旗下YouTube所壟斷,短片程式則有新近興起的Tiktok。

這些實力強如一國的科技巨頭,變相成為了壟斷公眾輿論和社會影響力的平台。原意是讓每個人都擁有平等機會發聲的地方,卻成為了獨攬大權的"建制"。亦因為如此,這些"反建制"的新興平台就應運而起,成為網路媒體世界中代表另一種聲音的部落。

"科網建制"的權力愈益龐大,民間對其的反感就與日俱增。(Getty)

但是,如此山頭並起,對促進社會共識和發展顯然不是好事。所以,新興社交媒體的出現,除了是對"科網建制"的反擊,更加是個讓大眾各界反思網路媒體世界部落化及碎片化"後遺症"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