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韓劇 陸劇 日劇 台劇 泰劇
觀看歷史

郭敬明深夜承認抄襲,15年後正式向原作者道歉 載入評論...
網易娛樂 2020-12-31 17:56

 31日凌晨,郭敬明正式髮長文就《夢裡花落知多少》抄襲庄羽《圈裡圈外》道歉,表示後悔在法院判決后不肯承認錯誤:「庄羽女士,對您造成的傷害,我鄭重道歉,非常對不起。」同時,向所有原創作者們,和創作環境道歉,希望拒絕抄襲,尊重創作。

據悉,他當年被法院認定抄襲,但拒絕承認錯誤,以直接在報紙上刊登判決書來履行法律懲罰。而前不久,他和於正被上百位影視行業從業者聯名抵制。

另外,郭敬明表示:「將把《夢裡花落知多少》這本小說出版后獲得的線上線下所有的版稅以及全部收益匯總計算清楚之後,全部賠償給庄羽女士。如果庄羽女士不願意接受,我會把這筆錢捐給公益慈善機構,接受公眾的監督。」

事件回顧:

據悉,作家莊羽稱,春風文藝出版社於2003年11月出版的郭敬明所著《夢裡花落知多少》一書,以改頭換面、人物錯位、顛倒順序等方法,剽竊了她在2002年11月創作完成的小說《圈裡圈外》獨創性的構思、故事的主要線索、大部分情節、主要人物特徵、作品的語言風格等。為此,將郭敬明、春風文藝出版社及銷售商北京圖書大廈告上法庭。

2004年12月7日由北京市一中院對郭敬明與庄羽著作權糾紛案作出了一審判決,判令郭敬明、春風文藝出版社立即停止《夢裡花落知多少》一書的出版發行,共同賠償原告庄羽經濟損失20萬元,在報紙上公開向原告庄羽賠禮道歉,被告北京圖書大廈有限責任公司停止銷售《夢裡花落知多少》一書。

2004年12月一審判決后,郭敬明聲明稱,將繼續上訴,同時還表示,自己從未與庄羽進行任何庭外聯繫,也不考慮通過和解解決糾紛。

2004年12月20日,庄羽正式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2006年5月,北京市高院終審判決認定,郭敬明的小說《夢裡花落知多少》剽竊作家莊羽作品《圈裡圈外》,郭敬明和春風文藝出版社共同賠償庄羽經濟損失20萬元,追賠精神損害撫慰金1萬元,停止銷售《夢裡花落知多少》、公開道歉等,限期15日執行。

全文:

此刻,是2020年的最後一天。在這個對生命有重新認知的特殊年末,我想做一個遲到太久的道歉。

2006年法院判決我的小說《夢裡花落知多少》抄襲庄羽女士的小說《圈裡圈外》,法院當時做出了判決:1賠償庄羽女士20萬元;2在《中國青年報》上公開道歉,或者直接將判決書內容刊登在報紙上。

當時的我無法面對自己的內心,於是在律師問我選擇寫道歉信還是刊登判決書的時候,年少輕狂的虛榮和抗拒讓我選擇了逃避道歉,以直接在報紙上刊登判決書來履行法律懲罰。當時自己一度很反抗,不肯承認自己的錯誤。

在之後的所有場合,我都一直迴避談及抄襲事件,因為對我來說,它像一個無法癒合的傷口,我不敢撕開,更不敢面對。

時間過去了十五年,這個錯誤一直伴隨著我,從我年少,到青年,到如今馬上走向四十歲的人生中點。一直以來我都會接收到老師們網友們的批評,所以,在今天,我選擇面對自己過去的錯誤,面對我對庄羽女士造成的傷害,面對被我辜負的所有支持我和相信我的讀者和合作夥伴,我欠所有人一個道歉。

庄羽女士,對您造成的傷害,我鄭重道歉,非常對不起。我也要向公眾道歉,向所有原創作者們,和中國來之不易的創作環境道歉,對不起,我做了非常不好的示範,請大家以我為戒,拒絕抄襲,尊重創作。

在道歉的同時,我將把《夢裡花落知多少》這本小說出版后獲得的線上線下所有的版稅以及全部收益匯總計算清楚之後,全部賠償給庄羽女士。如果庄羽女士不願意接受,我會把這筆錢捐給公益慈善機構,接受公眾的監督。

過去的十五年裡,我一直對自己說,我要靠作品,靠努力,讓自己獲得成功,證明靠拼搏也可以改變人生。但是現在我明白,如果我一直逃避自己的過去,不肯承認和面對自己年少時候犯下的錯誤,我永遠都不可能成為一個大寫的人。

再次對大家,說聲抱歉,非常對不起。

而另外一位被指名抄襲的編劇於正,則表示不打算做任何解釋,他向媒體回應:「我覺得每個人都有過去,我不對我的過去做任何解釋。我以後會用我的作品,和我的一切來證明我是個什麼樣的人。」同時於正表示不需要向汪海林去交代任何的事。

抵制事件回顧》111位影視從業者聯名抵制抄襲者 直指於正郭敬明

12月21日晚,編劇余飛、宋方金等發布111位編劇、導演、製片人、作家的聯名信,直指有抄襲劣跡的郭敬明、於正出現在綜藝中進行話題炒作,以此追逐點擊率、收視率的做法引起了相關從業者和社會各界的反感,呼籲不給抄襲剽竊者提供舞台,多宣傳德藝雙馨的藝術家,尊重原創。聯合署名的還有瓊瑤、高群書、白一驄、董潤年等。

近期,郭敬明和於正分別在《演員請就位》和《我就是演員》兩檔節目中擔任導師,雖然專業能力飽受質疑,但是兩人總是在點評時語出驚人,為節目帶來了不少話題。

獨家對話抵制發起者之一的知名編劇汪海林:

汪海林:郭敬明於正藐視法律,是對行業的侮辱

網易娛樂獨家連線到參與署名的著名編劇汪海林,他獨家解析這次公開信背後、以及對於正、郭敬明的看法。他表示,之所以有人一直站出來指責於正和郭敬明兩人的「抄襲」行為,也是出於一種文化責任,因為於正、郭敬明被捧為這個時代的文化英雄,他們站在文化的中心舞台上。

汪海林:於正、郭敬明受資方追捧,藐視法律

汪海林對網易娛樂表示,於正、郭敬明在輸掉侵權官司之後,雖然賠了錢但拒絕道歉,現在受到資本和平台的追捧,在綜藝節目上頻繁以導師的形象出現,開始教人做事,引起整個行業的憤怒,是對行業的侮辱。

於正、郭敬明都曾陷入侵權官司,且皆以敗訴收場,2014年,瓊瑤發布公開信,舉報於正《宮鎖連城》多處劇情抄襲《梅花烙》,並列舉了幾個於正的抄襲案例作為證據,2014年4月28日,瓊瑤正式起訴於正侵權,同時對播出單位——湖南衛視一同追究責任。12月25日,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宣判此案,判決《宮鎖連城》侵犯了《梅花烙》的改編權,於正被要求向瓊瑤公開賠禮道歉,五家被告則共計賠償500萬元。但於正被判侵權后卻遲遲不向瓊瑤道歉,引發議論。

今年,郭敬明以導師身份登上《演員請就位2》,期間無論是在節目上發表的爭議言論還是與李誠儒發生的爭議對話,無不引起討論。而於正今年也以導師身份登上《我就是演員》,他在節目上言論大膽,或是怒批小鮮肉同時軋兩個節目,或是在節目中直指演員張檬的假體太嚇人。

而在節目外,於正與編劇汪海林在微博上隔空互撕。詳細報道>

>

汪海林發文懟於正:不要再抄襲 不要再騷擾男演員  汪海林對網易娛樂記者直言,現在還沒收到於正的律師函,郭敬明和於正都是藐視法律、藐視法庭的人,「一有啥事第一個就想到法律,很諷刺,他們這種就是只停留在口頭上,說一說大話」

行業霸凌?倡議書是對於正、郭敬明的聯合打壓?

倡議書出來后,有人質疑這是行業內對於正和郭敬明二人的聯合打壓,汪海林對此澄清:「這不是打壓是打擊,一個行業是需要價值觀,有正氣的,而於正和郭敬明能走到今天,說明行業內對這倆人的打擊還不夠,對他們縱容太多。」汪海林認為此次的聯合倡議書是一個「匡扶正義」的行為,「兩人抄襲的人能坐在台上當導師,這太諷刺了。」

倡議書發出后,不少網友認為參與署名的編劇中有人也曾陷入抄襲爭議,編劇汪海林對此解釋道:如果僅僅是網上的一些討論,那叫有爭議。但如果是有訴訟,已經到了法律層面,那就是維權事件,自己以及編劇協會都會出來幫助他們。

汪海林呼籲媒體平台要有起碼的社會責任、文化責任。他表示於正和郭敬明在編劇行業是被開除出去的,主流的影視行業是排斥他們兩個的,在編劇的正規組織里更是沒有他們兩個。

汪海林:於正、郭敬明價值觀有問題、缺乏文化自信

於正、郭敬明雖然屢屢陷入抄襲風波,但兩人參與製作的電影或電視劇均有不俗成績,於正2018年參與制作的《延禧宮略》成為當年的劇集爆款,點擊量屢破紀錄。而郭敬明近年來製作的電影《小時代》系列以及《爵跡》,均取得較高票房與討論度。

編劇汪海林對記者表示:於正和郭敬明給行業帶來不好影響,給年輕人傳達了一種唯結果論,「甭管我是怎麼做到的,只要我成功了,一切都可以不算數,我做的壞事什麼的都可以不算數,只要成功最重要的。在節目裡面甚至營造出一種:演員拍拍他的馬屁,覺得能夠在他那得到一個角色。形成了一個被追捧的形象,這種形象的示範作用就很清楚,他們是有話語權的人,有資源的人。」

汪海林對記者直言不諱:於正、郭敬明價值觀都出現了問題,缺乏文化自信,他們在商業上嗅覺靈敏,清楚自己的受眾喜歡什麼。「他們做不出來的可以抄,做的太慢也可以抄,成功之後就把以前的事洗白」

近來,編劇維權事件屢見不鮮,新人編劇劉曉峰因劇本獎金問題,發文控訴王思聰旗下香蕉影業,引發關注。詳細報道>

>

王思聰公司拖欠編劇80萬 囂張回應"不怕曝光不怕告" 而因署名問題發生爭議的編劇維權問題更是數不勝數,給編劇的人才培養帶來諸多問題。

汪海林對此提出自己的看法:新人編劇的信心廣受打擊,有些人會去想走捷徑,像於正這種就抄,包括他的徒弟和他的合作者就掌握了一整套抄的方法,怎麼抄,怎麼樣不容易被人發現。

汪海林藉助網易娛樂平台向新人編劇們喊話,「目前面臨的是一個資本為王,平台為王的一個時代,在這種情況下,堅持個人的表達,去寫自己心中的故事更為珍貴。所以除了一方面要生存下來就要找到適合你的活兒干,另一方面也不要放棄。作為一個藝術家,你有表達的權利和表達的責任,年輕人先想辦法生存下來。第二是不要忘記自己的責任。」